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欧美老bb >始信峰

第408章 始信峰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始信峰》。

喝酒和吃饭不同。平时吃三碗饭走了。要活下去虽然并不是件容

庞俊才听到沈川这么说久久不语,因为此时的他实在想不起那天沈川带着他吃的什么东西。

  “庞老爷,这才过去几日你就将这件事情忘了?”

  沈川看着庞俊才半天不说话笑着说道。

  “年纪大了,确实有点记忆确实有点不太好,还望沈先生提醒。”

  庞俊才端起酒杯来到沈川面前对他说道。

  “那天我点的第一道菜是红烧肉,第二道菜是邀仙揽月,第三道菜是做翡翠金银珠……”

  说到这里庞俊才理解了,这红烧肉的材料是猪五花肉,而五花肉的五字和吾谐音,是我的意思。

  至于邀仙揽月的意思就是他作为外来神仙要敛财。

  “哎呀,庞某愚钝,愚钝。”

  庞俊才急忙连说两个愚钝表示歉意。

  “哼,你是真的愚钝,非要等到我和许褚撕破脸。”

  “你知道不知道那日我差点被许褚打死,你再来慢点我就被打死了。”

  沈川微微一怒将酒杯丢在了桌子上,庞俊才见状上前将酒杯倒满酒水。

  “我和你说庞老爷,那第一顿饭中包含着很多东西,你回去慢慢参悟。”

  说完这话沈川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喝完最后一杯,沈川哐当一下倒了下去。

  “沈先生?沈先生?!”

  庞俊才看到倒在地上的沈川上前叫了他两声,发现沈川没有答应。

  “秋月,你将沈先生送回去。”

  庞俊才转身对着进来打扫石桌的女儿说道。

  “可是父亲,我不知道沈先生家住哪里呀?”

  庞俊才听到庞秋月这么说沉默了一会儿。

  “六子去过沈先生家,你带着他一起去。”

  庞俊才对身边的秋月说道。

  秋月上前将沈川扶了起来,然后带到六子那里,坐上马车。

  在六子的带领之下秋月来到了沈川家门口。

  “笃!笃!笃!”

  “谁呀。”

  当秋月敲门声响起时,沈川的管家喊道。

  “你家家主喝醉了,我将他送回来。”

  听到秋月这么说官家上前将门打开,走到马车前将车帘掀开,一看沈川果然醉醺醺地在那里。

  “啊,嗯,啊。”

  沈川喝醉了口中各种呓语,管家见状急忙将沈川从马车上扶了下来。

  庞秋月看到官家一个人有点扶不住沈川当即上前去帮忙。

  终于在庞秋月的帮助下沈川被扶了进去,这一幕被躲在远处的许褚看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出来,是因为他记得沈川交代的,但凡来庞家的人都要和沈川表现不和。

  所以当管家喊许褚出来帮忙的时候许褚不但没有理会还将管家辱骂了一番。

  庞秋月和管家将沈川丢到床上之后,庞秋月就要离开。

  “练师!”

  沈川突然一把抓住庞秋月的手,炙热的双手让庞秋月打了个激灵。

  “想必这练师就是沈先生的妻子了。”

  庞秋月听到步练师的名字喃喃自语道。

  “练师,我喝醉了不好意思啊。”

  沈川紧紧地抓住庞秋月的手说道,庞秋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会儿管家又出去了。

  无奈庞秋月只能坐了下来,打量着沈川的脸庞。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沈川的样子,俊俏的脸颊,修长的眉毛,一副美男子的盒子用强横的实力打坏吧,那么里面的东西是否能完好。

算了,还是试试,周安使用龙象般若功,使用全力的一拳,轰去。

盒子半点事也没有。

周安现在是彻底没有办法了,只好把盒子放到了储物格子里,以后再看看了。

然后周安拿起了官印,这个官印和普通的官印没有什么区别,周安试一试想催动一下,结果官印没有半点反应,看来传说中是真的,只有官员才能催动官印,其它人是无法催动的。

周安把官印放到了储物格子里,以后找个机会把官印给卖掉,既然自己不能用,还不如卖掉。

周安把脱字的袜子拿了出来,周安想了一下,穿到自己的左脚上。

周安看着穿在脚下的袜子,有些脸黑,毕竟这是女式的,让周安心里有些不舒服,最主要的是这袜子的颜色,粉红色,让周安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好吧,周安连忙凝神静气,把这奇怪的感觉摒弃了。

周安伸出一脚踢去,可是半点感觉也没有,难道这袜子半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不应该啊,周安把绿儿叫了过来,他打算拿绿儿试试。

“公子,你叫我来有什么事。”绿儿说道。

“你站着不要动,我踢你一脚。”周安说道。

“…………”绿儿。

“只是轻轻踢你一脚,不疼的。”周安马上意识到说的不对,解释道。

“那公子你踢吧。”绿儿身子有些颤微的说道。

周安看到绿儿这么紧张,有些无语,不过还是伸出脚向着绿儿的腿轻轻的一踢。

在叫绿儿之前,周安已经把鞋子穿上了,把他所穿的粉红色的袜子隐藏了起来,不然让绿然看到了,那他的名誉可全毁了。

扑哧几声过后,一个香艳的情景出现周安的面前。

绿儿的胸前两座山峦前面的衣服化为了粉碎,还有臀部位置的衣服也化为了粉碎,还有双脚处的鞋子和袜子化为了粉碎。

周安呆住了,这就是露三点啊!!!

“周公子踢了没有。”绿儿说道。

“踢好了,你回去换衣服吧。”周安说道。

“换衣服?”绿儿带着疑问睁开了眼睛,看向身子,有没有被踢伤,结果看到他的两个山峦露了出来,然后不经意摸了摸臀部发现可以摸到,最后感觉脚下凉凉的。

啊啊啊啊啊…………

绿儿大叫了起来,实在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太那个了,尤其周安还站在她的面前,更让她有一种深深的……

因为叫声的太大,很多人听到她的叫声,向着这里走来。

周安脸色一变,从储物格子里拿出了一个箱子,说道:“这箱子里面有衣服,你换一套衣服,刚才我不是故意的,如果被他们看到,有理也说不清了。”

周安说完后就走出了房间,让绿儿换衣服。

还没有出来多久,只见钱思烟和朱婉然来到了房间前,其中朱婉然说道:“刚才我好似听到这里有惨叫声,有刺客来了吗。”

“没有,只是绿儿碰了桌子一下,痛的叫了下。”周安说道。

“那我进屋看看绿儿,看看她怎么样了。”朱婉然眼珠子一转说道。

“她的衣服被刮破了,正在换衣服,进去不合适。”周安说道。

“都是女儿家,进去又何妨。”朱婉然说道。

周安估计绿儿应该把损坏的衣服脱掉了,应该正换上新衣服,所以周安就没有阻拦让朱婉然进去了。

白玉京却更想不通了。袁紫霞身你们把这口箱子送到他卧房里去

微风徐徐,透过窗户,乘凉之人,拂面得意。

桌上符箓纸在微风吹拂下抑制不住欢快,轻轻跳着浮动。

桌旁,沈问丘执笔凝神,奇老头侧立捋须,皆有所事。

只见轻巧锋锐的笔尖在沈问丘手中缓缓落于红色符箓纸张之上。

刹那间,纸张之上竟有神光流动缓缓溢出,使得那原本平平无奇的符箓纸显得金光灿灿,熠熠生辉,灵气流转。

而小巧笔尖并为沾染水墨,却有墨迹粘纸留痕。

竟会如此神奇?

何以解释?

看着执笔青年,老人不住点头,眼眸频频发亮。

当然,并非是青年有那蚂蚁之速挪动的妙笔生花,而是因为青年身上逸散出来的神魂气息远比普通人要强大许多。

这股神魂气息之强大,就如他当初突破二级刻符师时的水准。

如果不是知道沈问丘没有专门修炼过神魂,他也不至于如此惊讶。

因而此时,他心中震撼,似乎是自己遇见了一个天才,而且还极可能是一位绝世天才。

虽只是猜测,但也十之八九。

沈问丘的神魂比普通人要强大不错,但要入他们这一行,单神魂强大也没用,还要有敏锐度,也就是感知力。

已经刻画好的符箓,常人看起来只是一种变化,或者是千万种变化。

但不管他们能看到多少种变换,最终停留在他们脑海之中的符文就只有一种,或者说他们只能记住一种。

也就是大众印象,不具有任何辨识度。

如此,便是敏锐度不足,自然也不适合做一名刻符师。

要想成为一名刻符师,具备强大的神魂之时,还必须具备强大的感知力,因为符箓从来都不是死的。

像奇老头这种,他眼中看见的符箓从来都不只是一种变化,但他记住的也不只是一种符文。

就好比现在沈问丘对照的风行符,他便可以清晰的找到符箓上符文的变化规律,并记住它的每一种形态。

只因为他是刻符师,对于符箓,天生要比普通人更具敏锐度。

换句话说,在刻符师的世界里有两种人,一种是明眼即瞎,一种是心思玲珑。

也就是说,一种是年纪轻轻就瞎了,见了女子,不分美丑,都叫美女,而另一种则是细微入致,不仅分美丑,而且还能描述出毫厘之差。

而这些能分辨毫厘之差的人,便是极有天赋的心思玲珑的未来刻符师,他们刻画符箓从不刻意照葫芦画瓢,因此,他们画出来的符箓灵动溢彩。

可那些明眼即瞎的脸盲症者,便是想要照葫芦画瓢,也是提笔便忘,无从下手,就是真被他侥幸画出来,那也是墓气沉沉的死物,毫无用处。

因而,老人看着沈问丘笔尖流转,虽慢却不掩其天赋。自然,他眼中也是异彩连连,心中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呀!

从未学习过符箓纹理之道,仅凭一点常识便可以下笔,甚至掌握的还是有误的常识,能做到这一步,那不是个天才,是什么?

然而,身为执笔人的沈问丘却没有老人那般惊讶,毕竟,是个门外汉,他自个儿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天赋,天赋有多强?

此时,他脸色凝重,额头汗珠如蚁窝坍塌,万千蚂蚁逃似涌出,密密麻麻。

俊朗的面容之上川字凝结,双瞳炯炯,汇聚于符箓之上,晨齿微颤,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恐惧神色。

可若进入其意识之中,便可知道此刻他的神魂承受着多大痛苦。

恍如那黑暗的空间之上,有亿万道晦涩难懂的符文流转,而他只能凭借着一双肉眼凡胎从中迅速寻阅。

而现实之中,他执笔之手不可停留片刻,必须流转,否则一张符文毁于一旦,成为一张废纸。

其章法尺度,皆讲究神到形到,神动笔动,神停符毁,神错符毁,笔停符毁,笔错符毁。

亿万符文之中,一路跳其求正。

由此可见,沈问丘的神魂承受着多大痛苦,才会在一个呼吸只见便露出这般痛苦神情。

真可谓是让一位体育生干文活,还要求要拿满分。

笔尖继续流转,奇长老的心此刻竟跟着那缓缓移动的笔尖跳动着,他在心中念叨着,“再坚持一会儿,就差一点,就差一点……”

同时,看着沈问丘大汗淋漓,痛苦异常,他心中不由得一阵慌乱。

很显然,沈问丘并不熟练这操作,或者说并没有找到一个平衡点,否则凭借他异于常人的神魂,绝不会像这般痛苦。

如果是自己,他只需要一笔,两个呼吸,便可以完成这一场平常且伟大的创作,并享受胜利果实的喜悦。

但沈问丘是不行的,他还没正式入门,又没有学会如何去控制自己的神魂,很难做到优秀。

此时,他已经看见沈问丘笔下符文出现了瑕疵,并没有精准的落入原定的位置,即便沈问丘检查一遍,对老任说:“不用盖稻草了,薄膜封闭效果更好。”

修路的时候,因为是地面好管理,地面盖上稻草再淋水,持续保持湿润,但那是春季,现在是高温夏季,蒸腾挥发更快,二十四小时后,依旧得浇水养护。

徐晴的报道写得很生动,加上徐洪亮的配图照片刊登在省报上,就招来一些来一看究竟的县乡领导。徐晴的文章明显带着失真状态,使用大量夸张词语,把包文春承包的农场使用机耕、良种和农药使用相结合,渲染一番,配合图片证据,把文春农场直接夸成农业科技示范点,还说是开辟农村农业发展的新出路。

这篇文章没有经过包文春过目同意,给他带来许多麻烦。首先是县里来个主抓农业的副县长来视察一圈,二叔出来接待时,除了农机仓库没有打开,没有打算请客人参观,其余的基本都被人看了一遍。县长到玉米地里亲自掰着土坷垃查看,都是发黄枯死的草棵,果真没有没有看到一颗活着的草芽草苗。到他家承包村里的五十亩麦地观看麦子长势,又看了道路、鱼塘、机井、猪圈和正在修建的路边大院子。饶有兴致地看看大门上挂着的文春农场牌匾,感慨地说:“真遗憾包文春不在家,这个农田改造工程投资多少钱?”

二叔按照包文春的说法,回答说:“是贷款十多万请人修建这么大工程。”

县长明显知道包文春的事情,点点头,他没有多问,和三爷和二叔握手告辞,坐上吉普车走了。

接着就是乡里领导来了,乡长和农技站的人来了一大帮,把上次的程序走了一遍,夸奖鼓励一番,也走了。农技站的站长特别问了包大林,玉米地使用了什么种类的农药?小麦一喷三防又使用了什么药?

包大林是一问三不知,他只得悻悻而去。

大队支书现在改名叫村支书带着几个人也来了,下公路时看着路边树上挂着个纸牌子,写着:十九号招人插秧,十块钱一亩,一顿午饭。

几个人走进林场,这里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模样了,低洼的荒地被改造一番,低处挖成鱼塘,积土高处上正在建设房子。水泥便道两旁,郁郁葱葱的果树被包文春大刀阔斧重新修整过,挂满青果。猪圈里两头母猪躺在地上睡觉,看样子月内就要下崽。对面的鸡舍里,围网里围着百多只小鸡,一群小狗在钢网笼子里跳跃着狂吠不止,水塘里飘着一群白鹅,很安详的环境,谁能相信大半年前这里是一片荒凉?

水田里,包文春操纵着拖拉机,在带水作业,宽大的自制平地铁耙在泥水里,赶动着泥浆,那些红花草被打碎深埋,搞得田水有点绿色,大水田逐渐变得平整如镜。里侧的那块水田里,黑压压的几十个人正在插秧。

包文春的水田插的是春秧,错开了三夏农忙季节,现在离收麦子还得十天左右,很好找人。一些亲戚也赶来帮忙,这几大块水田今天就能栽完。

再向前走,育秧苗的水田里还坐着另一拨十几个人,正在拔秧,等水田造好就下田。

于登林带着几个村领导,和老熟人三爷谈话,问这问那,还到那块洼地看了小麦长势,黄登科惊讶地介绍说:“这可是多年的茅草地,包文春也是狠人,一亩补施了四十斤尿素三十斤复合肥,看这产量,绝对不止五百斤,这小子今年就要大翻身了。”

三爷不爱听这话,对大队随意赶他回来,自己连个房子住都没有安排,他们也不管不问,很有意见,不满意当官的做派,就说:“看我家春子的这块玉米,以前你们见过这么好的长势么?他说能亩产能有一千多斤呢!”

于登林问:“这水泥路和机井,还有那拖拉机,花了多少钱?”

三爷和他说话,跟和县长说话就不一样了,很硬气地说:“这是春子给人家设计个新样式,拖拉机厂送的,谁知道多少钱!”

于登林几个原本是想留下吃饭的,见四五十个人在这儿干活,谁顾得给你做饭?就和刚从水田上来的包文春说几句话,走了。

中午时分,栽秧的人们陆续上来吃饭。包家没有这么大的锅做饭,提前派包大林骑着摩托车到街上预定送来两大筐五十斤油条,另外用工地的大锅提前做米饭,也够几十个人吃的,借老任工地上的大铁锅,煮了一锅猪肉粉条,就那么一人一大碗,站着坐着在树荫下吃喝起来。

阿绣带来几个女伴,也来帮忙插秧,她们不好意思要钱,包大林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说:“以后林场的活多,还会请人锄地什么的,咱们都是付钱请人,不拿钱以后还真的不好再请你们了。”

别人吃饭,包文春却到田里查看栽秧情况,尽管叫周大姐周大哥和二叔几个监督着一再提醒,这是一根栽水稻,间距行距都要大,还是有人按照传统栽法,行距太小。

包文春回到饭场,对一群嘻嘻哈哈的男女工人说:“这种水稻,行距一定在一尺左右,一定要一茆只栽一根秧苗,栽得太近,等长大后,就太密实,刮风就容易倒,反而减产。下午的栽秧,一定要注意,不然真得叫你们返工拔掉一些。”

有人问:“那还剩下那么多秧苗怎么办?”

包文春笑着说:“那是为北边麦茬田准备的!至少还有三十亩呢!”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始信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