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姐姐的朋友bd >十万灵石户!(第一更,求红票)

第557章 十万灵石户!(第一更,求红票)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万灵石户!(第一更,求红票)》。

李燕北道:还没有。陆小凤皱眉道:两个像他们那么样引人注意山风吹得更急,她脚步也不觉加快了,阴暝的天色中,只见一个

逐流山脉内围,鬼门领地。

奇龙作为鬼门此次擒杀大妖首领,肩负重担,他不仅要想尽办法杀掉大妖,更要保护门主之子,也就是前段时间被梓阳扔飞的斐小元。

相较于斩杀大妖,保护斐小元则更为重要,因为鬼门门主对他十分看重,而奇龙本人对门主的话,只有心甘情愿的服从。

此刻,奇龙正带领着鬼门弟子,在一处枝繁叶茂的林中暂歇,一来是为了暂避酷暑,二来是等待时机,将斩杀大妖的荣耀带回鬼门。

奇龙与其弟奇良二人虽是兄弟,但长相简直是天壤之别,不知道二人关系的,根本猜不出二人会是亲兄弟。

奇良面貌英俊,风度翩翩,一看就是贵公子的模样,而身为长兄的奇龙,身材高大,四肢粗壮,满脸胡须,给人一种粗犷的感觉。

奇龙靠在一颗树旁,提着酒坛,仰面灌了几口,看着身侧的鬼门弟子,开口问道:“最近少公子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躲在树下乘凉的鬼门弟子,回答道:“大人放心,逐流山脉外围妖兽不多,少公子一般不会遇到危险。”

“不要大意啊,这几天一直忙着围困大妖,门中精英都在此地,少公子那里不能缺人,你赶紧带上几个人,去外围找找少公子。”奇龙也想集中鬼门精英弟子,一举杀掉大妖,但看到剑阁失败之后,也就没了进一步的动作。

鬼门弟子闻言,不敢多问,起身便找了几名弟子,匆匆忙忙地向外围赶去。

没过多久,那名弟子便神色慌张地回来了,他来到奇龙面前,小声道:“大人,少公子回来了。”

奇龙见他面色不好,放下掌中酒坛,起身就看到斐小元哭闹地跑了过来,当即把他给吓得不轻。

斐小元只是抱着奇龙的大腿痛哭,也不讲话。

“怎么了?怎么了?”奇龙瞪大眼眸,指着跟随在斐小元身边的鬼门弟子,问道:“怎么回事?!少公子这是怎么了?”

一名鬼门弟子详细诉说道:“陆阳劫偷走了少公子手里的灵王丹及许多圣源石,少公子为了逼他交出丹药,就骑在他背上在外围闲逛。”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从山崖上突然跳出几个陌生人,他们不仅把陆阳劫给救走了,还将少公子扔飞,若不是我等接住了少公子,只怕少公子就回不来了。”

奇龙怒目圆睁道:“大胆!陆阳劫胆敢勾结外人盗取灵王丹,你们立即出发,把守下山路径,一旦发现贼人,立即擒下。”

坐在地上的鬼门弟子旋即站起,道:“是!”

“少公子放心,属下一定把贼人捉住,交予少公子发落。”奇龙蹲下身,安慰着仍在抽泣的斐小元。

斐小元带着哭腔,喊道:“我要去捉坏人!”

“好好好。”奇龙指着周围的鬼门弟子,厉声道:“你们随少公子下山,绝对不能让陆阳劫及其同伙逃掉!还有!前往地宫,将此事告知奇良。”

说完,鬼门所有弟子跟随斐小元下山,只留下奇龙一人留在原地,他坐在地上,一个人喝着闷酒。

哐当!

空酒坛被他随手一扔,撞在树上,摔得粉碎,接着他又拿出一坛酒,仰面灌入口中。

林中深处,惊现两道黑影,一位左手扶着腰间刀柄,另一位掂量着掌中玉牌。

“哎呀!这里的酒可真香啊,我隔着老远就闻到了。”而讲话这位,正是那位手扶腰间刀柄的轩一。

站在一侧的逐风收起玉牌,附和道:“是啊是啊,这酒香馋得我直流口水呀。”

“轩一与朋友逐风路过此地,被酒香吸引,不请自来,多多见谅。”

林中两道黑影缓缓走来,奇龙看到二人脸上的笑容后,没好气道:“坐下聊天可以,喝酒还是免了吧。”

只因轩一与逐风二人前几次来讨酒喝,奇龙倒也实在,这大热天的人家大老远跑来,不给口酒喝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一次,两次,三次。。。。。。

尝到甜头的二人,天天来此找他饮酒,慢慢的三人也算是熟悉了。

奇龙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拿出了两坛酒,来招待轩一跟逐风。

轩一尝了一口酒,颇为好奇地问道:“你的那些手下怎么都跟着斐小元走了?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

奇龙长叹一声,道:“别提了。门主给少公子的灵王丹被盗走了,眼下我又不能除掉大妖,留他们在此也无用,只好让他们随少公子下山,捉拿贼人。”

“兄弟,想让林董做老婆的人排队都排到海里去了,你小子算老几啊,想英雄救美啊,电视剧看多了,脑子进水了吧,也不看看你有几斤几两。”高个保镖一步步走进,不屑的嘲讽到,已经准备动手了。

显然他是不信云儿真的会是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人的妻子,只把周朴当做众多眼馋林董的癞蛤蟆之一。

在他的眼里像周朴这种不自量力的家伙就该遭受社会险恶的毒打。而自己则是那个给他教训的人。

见到周朴后退,保镖更是没把周朴放在眼里,觉得周......

第二天一早,小辛带着我一起在酒店门口等着腾讯派人来接我们。

不得不说,这小马哥,对我们还可以,起码面子给足了。

这身衣服不错,我穿得挺合身。

小辛昨晚将前期两个公司的洽谈的材料都给我看了,我也了解了一些情况。

昨晚临睡前,威廉打来了电话。

我将自己预估的一些情况和威廉聊了下,威廉表示先探探腾讯的口风,具体的今晚在和他通电话。

“汪总,腾讯的人来了。”小辛提醒了我,我正在想这个一会怎么开始。

从一辆出租车里下来一个人。我一看,是陈一单,这会他还只是创业五兄弟当中的唯一一个不是技术出身的。

未来的腾讯CAO(首席行政官),但他不知道我知道他。

“您好,您是汪文清,汪总?”陈一单不确定的问我。

“您好,我是汪文清!您是?”我笑着故意问他。看着这个人,我也是蛮激动滴,毕竟这都是中国互联网封神的一批人。

“我是腾讯的五个合伙人之一,陈一单。您真年轻,太超乎我的想象了。”他很惊讶。

“哦,陈总,您也很年轻呢,正是干事业的好年龄。”我笑着拍马屁,这个人十分严禁,可能和他所学的专业有关吧。

“哎,别这么说,和您一比,我们都不算什么。”老陈连连摆手,“咱们走吧,马总在公司里等着咱们呢!”

“好的,咱们一起走。”说着我们都上了车。

很快我们就到了腾讯的福地,就是深圳华强北的“赛格科技园”。

403玻璃门旁边挂着腾讯科技有限公司的牌子,这个互联网巨头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让人不免敬畏。

地方不大,甚至有些拥挤。陈一单带领我们走进了他们所说的会客室,其实就是一个小房间,里面放了一张桌子,旁边还堆了一些杂物。

“你们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叫他们。”老陈安顿好我们 ,就走出了会议室。

我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外面嘈杂,里面狭小,确实不怎么样。

可这就是创业的初期的真实样子,撇去其他的,我还是很敬重他们的,毕竟是他们带领了国内互联网的发展。

当然,敬佩归敬佩,他们这艘航母我也得安稳的坐上,还要坐驾驶室。

不一会,进来了五个人,陈一单都见过了。其他四个不用猜,就是腾讯五虎当中的四个人了。

几个三十岁的老男人,原谅我,这会我确实比他们年轻的多。

一看到我年龄这么小,当即就有一个人发飙了。

“什么意思 ,看不起我们是不,叫个小孩子来和我们谈事。”一个戴眼镜的胖子生气的说。

我一看,是曾李清,这还是在我们秦西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的。

我微笑的看着他们,没说话。

“你好,我是马华腾,你是?”小马哥也怀疑的看着我。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副总,汪文清先生。”小辛看着他们介绍道。

“啊?您是梦美的副总?”几个人都愣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失望了,我确实是。”我向他们介绍着自己。

虽然不想承认 ,但是从称呼上的改变已经让他们承认了这个事实 。

大家坐了下来,现场出奇的有些安静。

我也不说话,就那么坐着,等他们开口,谁先开口,谁就没有了主动权。

况且我还没想明白,他们找我们是什么打算,也只有他们先开口,才能了解意图。

“那个在线支付功能我们很快就可以交付,只是还有一件事想和贵公司合作。”曾李清看了下其与四人,深吸一口气讲了起来。

这没问题,至于还有一件事,我觉得这就是重点了。

“请讲,合作嘛,就是大家先提出来,然后再协商。”我回答他,这是一个有冲劲的人,估计脾性使然,他也藏不住东西,毕竟还是初期。

“就是,就是我们想把ICQ放在你们的网站上,作为合作方,我们打算不收取你们这个在线支付系统开发的费用了。”小马哥吞吞吐吐的说完了这些话,然后他们五个人就这么看着我。

我心里笑了,这算盘打的还挺好的么!这还是看中了我们的流量了。那毕竟是几百万的流量,换做谁都想要。

我还是没说话,就这么看着他们。这几个人还真可爱,也许换做前世的我就答应了。

我可是明白了他们的目的,借鸡生蛋。一单网友们接受了这个QQ,就不是我能控制得了的,那完全是为别人做嫁衣。

要用也可以,那必须我入股,我本来就是给腾讯准备的,不然我自己拿来也没太大作用。

但这些流量对腾讯可是起很大作用的,甚至可以一步封神,让他们很快成长,得到投资公司的垂青。

想到这里,我就知道,他们缺钱,现在还没找到腾讯的/p>

“我什么错误都没有不过是最最普通的人而已。你们说那个东西是我偷的,可是我却没有碰到他们一分一毫,根本不是我。大人,你可要明察秋毫啊。”

贾米拉一边说着,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他平日里嚣张跋扈惯了,哪还见过这种场面,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然而然感觉到一种由内心发出来的恐惧感,从脚跟一直蔓延到头顶。

“如果你说的是实话的话,就把那天晚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说一说。本官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说实话。”

“小人叫做贾米拉,平日里就生活在知坊街左侧那一带。家里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妻子和孩子,小人平时也没什么正经工作,就是四处帮闲。”

审判官冷冷的看了一眼他,脸拉的老长。就好像是一个。冰冻的雕塑一样好半天最后才说出来。

“身为一个帮闲,你怎么帮出这么大个乱子来?我记得好像这一代当前都是张老六负责的呀,难不成张老六没有跟你说,我们这里不允许出现乱七八糟的事情吗?”

张老六是这一代较为有名的人。也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整个城市里面所有的事情如果你想办的更快更好,你都得找这个张老六。

但是贾米拉跟这个张老六的关系确实一般,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因为他这人平日里就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张老六虽然手底下有着很多工作,却都不愿意把这些工作交给他。

所以这话一说完,贾米拉就只能挠挠自己的脑袋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跟这个张老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甚至他都不知道张老六有没有帮助过自己了。

“看也知道你这人是在撒谎张老六这人我是最清楚的别看平日里傻乎乎的什么都不说,但心里可对于很多事情明白的很。”

看来审判官跟张老六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既然他都已经这么说了,谁也就不好多说些什么了。

估计是跪在地上的贾米拉,只能磕头如捣蒜,表示。自己虽然不在张老六的手下,但也是一个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并不是那种看上去乱七八糟的只会浪费的人。

“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其实你这人整日里流连在酒馆和赌场里,别以为我不知道?”

“对对对,确实如此,也正因为如此,我是在那里赢过来的呀,是一个老头穿的衣服挺好的我看他平日里傻乎乎的一看就是对这种事情不了解的,所以才赢来了这样一个东西。”

他又想了想说道,我之前也根本不知道他手里这个东西就是丢失的魔法光仪啊,还以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魔法球而已,想着这个东西就算是赢也赢不来多少钱,不就是图个玩儿闹吗?

可是他的话并没有人相信,他看了一眼站在上面的人马上就明白了,很明显自己的话审判官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我没有任何欺骗大人的想法,我也不敢啊。”

但是响应他的却还是沉默,这种沉默好像死死的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怎么想喊也喊不出来,想说也说不出来,有一种无法控制的压抑感。

“闭上嘴,别说了!”他身后的卫兵抽出皮鞭。用力的打在他的后背上,这一下子打的他眼冒金星,好半天都喘不过来气。

贾米拉感觉自己的腰。好像就要蛇的一样,怎么都提不起任何力气,但这么想着它往上移动一下,又感觉这腰并没有跟其他的时候有什么区别。好像唯一的区别就是那里肉眼可见的淤青起来。

“先给它压下去,其他的事情到时候再说,我真的不信这样的人跟里面毫无关系。”

“那大人我们怎么对付他?”

卫兵们一个个直跳脚,他们昨天晚上担惊受怕了一夜就害怕这件事情会导致他们受伤。而现在这个所谓的贼人被抓住了,这简直是他们今年能遇到的最令人开心振奋的事情了。

“既然如此,就先把他压下去吧。告诉底下人啊,有什么问题要好好审问,莫不能到时候真出了什么问题还都不知道呢,那可就不好办了。”

审判官是个老油条了,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让这群担惊受怕一夜的卫兵们心里能够舒服点,他是能够允许这群卫兵对贾米拉进行一定安全的审讯的。

“暴力审讯不可取啊。”

即使贾米拉如此喊叫着,但没有人来征求他的意见,更没有人来告诉他到底自己会不会受到暴力的审讯,反正两个卫兵用力的把他从地上扶起来抓到了后面

即使他的嚎叫声充满了整个走廊,但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站出来替他说一句话。他只能悲伤的甚至说略带哭泣的喊叫着。

诉说着自己的冤屈,希望有人能够听见,但是声音只能在走廊里来回传递着却没有任何结果可言。

“我们想要见被关在这里的贾米拉。”

马尔斯跟一个站在门口的男人说着,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简单朴素的衣服,按理说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管理层面的人,反而像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行业者。

但是有懂行的跟他们说面前这个人坚决不是好惹的,并且毫不客气地说他的一句话很能决定这里面关押的人的生死。

关于卫兵所里面的神秘传言,满城风雨,可以说人人都能知道一些问题,但正因为人人都能知道一些问题所以这件事情反而更加使人感觉有趣了。

“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呀?来这里为了什么呢?”男人冷冷的说了一句,那表情就像是一张冰冷的塑像。

一辆漆黑的马车,刚闯入一家药在奇怪,司徒静只不过是个少女”老人说:”而且在这把剑刚出方逢时曲为解,梦龙等亦辞免恩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万灵石户!(第一更,求红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