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po甜文 >只是武夫

第769章 只是武夫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是武夫》。

自中兴迄于孝武,诏诰表檄多㥄只有八个女婿,只因其中有-女儿已削发为尼

面对颜大千和颜大鹏还有长老颜标的诬陷温樊压抑着怒火冷笑着:“反正你们人多,你们怎么说就怎么是呗!”

  “承认了吧,没话说了吧!”颜大千笑着说:“我还可以把那幸存下来的家族弟子叫过来,让他们说说当时的情况!”

  温樊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颜大千:“是你太蠢还是你觉得大家都是傻子,那几个幸存者是当事人,跟你们是一伙的,你觉得他们的话能信吗?”

  “你说他们不能信,那你拿出证据来啊!”颜大千冷笑。

  “说你蠢还不相信,我若是有证据的话你们还能站在这儿,你们若是真的有证据的话我也不会站在这儿了,所以别说些无聊的笑话把大家当傻子。”温樊淡淡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颜标长老冷眼看着温樊。

  “很简单!按照颜家的规矩上生死台,上了生死台这件事就不论谁对谁错,谁都不能在追究!怎么样有种吗?”温樊冷笑:“没种的话你们可以两个一起上没关系的,反正都被你们十几个人联手打下过悬崖了,也不怕你们两个一起上了!”

  “燕菲长老你觉得呢?”颜标看着燕菲说道。

  燕菲点了点头完全不顾颜雪在旁边阻止:“双方都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证明,那就只能采取这种方法了。”

  燕菲颜标两大长老带着温樊、颜雪还有颜大鹏和颜大千来到了颜家内的生死台,生死台是提供给颜家弟子直接解决无法化解的生死仇恨时用的,一方生一方死从此所有恩怨烟消云散一笔勾销。

  颜樊轻松一跃站在到了生死台上:“你们俩一起上吧!我担心你们待会一个上来被我杀了以后另一个吓得不敢上来了!”

  “你胡说!”颜大鹏怒吼:“我颜家弟子岂容你这般侮辱,对付你这废物根本就不需要两个人一起上,我一人就足够了!”

  颜大鹏纵身一跃跳上生死台废物出招吧,不然我怕你待会没机会出手,温樊拿出了在山洞内收获的黄级元器烈焰刀:“我这把是黄级元器刀名烈焰,你也拿一把黄级元器吧,或者给我一把凡铁打造的刀也行,免得你们输了找借口!”

  温樊的烈焰一出在场的不少人都露出了贪婪的表情,只有少部分理智的人隐藏着真实想法,当温樊拿出烈焰的一瞬间颜标双眼中的贪婪之色根本就不加掩饰。

  一边死死的盯着温樊手中的烈焰一边把自己的佩刀同样是黄级元器的玄刀扔到了颜大鹏的手中,并暗中传音嘱咐了几句。

  颜大鹏把玄刀握在手里点了点头:“刚才那句话还给你颜大鹏,快点出招吧!”

  “这可是你说得,你不要后悔!”颜大鹏强压心头怒火拔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手提着玄刀就朝着温樊冲了过去,台下几乎所有人都在给颜大鹏加油,只有颜雪声嘶力竭的大喊着给温樊加油,但她的声音被众多颜家弟子的声音给完全盖住了!

  颜大鹏横刀劈砍温樊:

  第一章

  “还有……”俞千舟的语气微微凝重了一些:“我们与虚青弘之间的协议。”

  “大人,都已经谈妥了。”

  尽管屋子里面再没有别人,公孙雄还是将自己凑到了俞千舟跟前,快速的说着:

  “只要我们这次能够帮助噬灵仙宫多争取到几个位置,他们定会帮我们……”

  细碎的声音,阴沉的计算,所有的一切,俨然都指向了那座至高的仙门。

  ……

  李青大掌柜被赶出自己家了!

  这个消息最近几天内在集会所在的【天......

格局大的人,位卑未敢忘忧国,?"花无缺缓缓道:"我现在还

青橙并非一根筋拧到底的人。有了台阶,她自然也不愿意和江臣继续僵持。

她顺势将视线从江臣脸上移开,转向书店门口,只看到一个样貌普通到都找不到任何鲜明特点的人倚着门框。

男子左手扶着门框,右手则拎着两瓶500毫升装的蓝星二锅头。其脸上如同煮熟的大虾一般,红得吓人。身体歪歪扭扭,仿佛被大风修理过的野草。眼睛似睁非睁,显然已经喝了不少。

青橙将手里染血的纸巾扔掉,换上职业化的笑容:“客人有什么需要?”

男子抬起拎着两瓶白酒的右手,晃了晃:“我不叫客人,我叫农涛。我也没什么需要。来这里,无非是找江老板叙叙旧,顺便喝一杯。”

听闻对方是来找江臣叙旧的,青橙也就没有再多言什么,坐了下来,安静看起了杨大伟的故事。

至于她自己的过去,来日方长,总有弄清楚的时候,也不必急于一时。

农涛打了个酒嗝,摇摇晃晃走到江臣对面,扶着柜台,嘿嘿笑道:“江老板,好久不见。”

江臣抬起头,笑着回应:“也没多久,不过五十年而已。”

将酒瓶重重放在柜台上,农涛呵呵笑道:“是啊,我都忘了,对于我来说,五十年太过漫长,但对于江老板如此人物来说,五十年,真的是太过短暂了。”

似乎是因为喝酒太多的缘故,他说话舌头都有些打结。

“客人醉了。”

农涛挥挥手:“我没醉。”

然而因为上半身用力,重心不稳,他直接向地上倒去。好在扒住了柜台边缘,不至于摔得太惨。他想要站起来,可挣扎了半天,都没有足够的力气,最后只好转过身体,背靠柜台,伸直双腿坐了下来。

“来之前,我挺害怕的,怕江老板会记不得我。”

“我记得每一个客人。”

“即便这样,我还是想要谢谢江老板,真的。谢谢你记住我。被人记住的感觉,实在是太久违,太令我怀念了。如果不是我已经一把年纪,估计都要哭出来了。”

“往后的日子还长,渐渐的,客人自然就会习惯了。”

农涛哈哈大笑:“江老板,五十年过去了,你不仅样貌一点没变,说话也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能够一针见血,戳中我的痛处。”

“从这离开的前二十年里,我每天都这么觉得,以为只要时间一长,就能习惯被人遗忘的生活。中间十年,我是真这么觉得。可后来这二十年,非但没有习惯,反而越发得受不了。要不是还有总局里那个老头子,靠着一份档案,勉强知道有我这么个人存在,偶尔跟我说几句话,我觉得我可能早就疯掉了。”

说了些憋在心里快五十年的话,农涛不禁觉得心里的几块石头落了地,肩上也轻松了一些。身上有了些力气,他也不想再坐在地下,手撑着地面站起来,站在原地转了个圈,仔细打量了一下书店的装饰,感叹道:“还好书店没怎么变。位置没变,招牌没变,装饰也没怎么变,不然,我今天还真的很难找到这个地方。”

江臣点点头。

农涛说的一点没错。

五十年前,书店的位置其实是在梧桐市的郊区角落里。五十年过去了,书店的位置其实没动,但却从郊区角落,成了梧桐市最繁华的中心地段之一。

“梧桐市近些年发展太快,变化挺大的。”

“是啊,变化是在是太大了。我记得那个时候,梧桐市虽然久负盛名,但也就是一座低矮的小城。但现在你再看看,到处高楼大厦,一座赛一座的高,城区面积也比以前大了太多。以前我只需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能够绕着整个城区跑一圈。但现在估计没两个时辰,跑不下来。”

江臣提起茶壶,倒了杯茶,递至农涛面前:“客人喝茶。”

“农涛愧不敢当。”农涛指着桌上的两瓶酒:“今日农涛前来,不是想来蹭书店的茶喝,而是想请江老板喝酒,以表达农涛心中的感谢之情。”

江臣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喝过酒了。”

“莫不是江老板嫌弃农涛今天带来的酒不上档次,那且稍等我片刻,我去换两瓶上档次的。”

“客人说笑了,我何德何能,敢嫌弃这酒?若我没看错,这瓶子的造型,可是五十年前的老款式,现在早已绝版了。要是拿出去卖,准得有不少识货的卖家争着抢。”

农涛开玩笑道:“江老板怎么没资格嫌弃?我在来的路上跟一位老同志聊天时还听说,这里的地价可比五十年前翻了五十倍不止。说来江老板真是好眼光,几十年前便选中了这块风水宝地。”

“误打误撞罢了。”

农涛拿起其中一瓶酒,看着上面的生产日期,笑道:“江老板好眼力,这酒是我五十年前买的,准备那次任务功成之后,和几个兄弟一起庆功用的。但可惜的是,最后任务没成功,一起去的几个人,也就剩我一个。所以酒也就留了下来。”

苏尼失投降了,但李道宗并不认为他会真心实意的投降。他让苏尼失将散落各地的军队集中到一起,然后放下兵器……

做完这些已是半夜,李道宗便打发苏尼失去将颉利抓回来。如果能把颉利给抓回来,唐军就不计较他抵抗的责任,而且还有功劳,将向皇帝建议,让他在唐朝当官。

苏尼失一咬牙,只得带着人前往。

他带着一百人火急火燎的赶到了自己的大帐,可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却扑了个空。也就是说,颉利从战场上逃......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只是武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