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痴汉映画馆 >全网抵制:您的电影不好看!

第504章 全网抵制:您的电影不好看!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网抵制:您的电影不好看!》。

026

“左三刀”左索今日算是碰得上对手了,双手两把横刀风驰电掣般不停的砍向裘一手,但这并不是左索的极限。

当背负那把陌刀砍出时,三刀技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出若迅龙惊世、疾如雷霆电驰!

每一击有进无退,有死无生!此种霸道的打法是左索本身的攻击方式。

舍弃所有的防御,只为更犀利的攻击!

最好的防御便是将眼前的敌人砍的无法动弹!这是左索一直所信奉的理念!

那些围观的盗贼张目结舌,没有想到眼前这个青年的攻击竟然如此犀利,双手不停的变幻,两把横刀发出猛烈的攻击,而下一瞬间,突然一把陌刀横空出世!

犹如扫出一轮月牙!直接砍向裘一手的腰间!

倘若击中!定会被腰斩成两截!

那些盗贼根本看不清左索是如何将这两短一长的兵刃变幻的,只看到眼前三把兵刃在左索的手中毫无间隙发起攻击。

如若换做他人,恐怕早已经被左索斩于刀下!

但裘一手不是寻常之人!能够在这个盗贼窝中声名远扬,也非是寻常之辈!

行如风!动若电!

只见裘一手化作一道道白色的影子在左索猛烈的攻击下游刃有余!

“驭风!”裘一手非常不屑对着满脸兴奋的左索说道。

在左索这番攻击下,竟然还有闲心雅致去嘲讽左索,这让左索更加的兴奋,兴奋到发怒!

“三刀技!呀!啊!啊!”左索怒吼着,手中只留下三把刀的影子,而那些影子所代表着便是数以百计的攻击频率!

铛!铛!铛!铛!铛........

裘一手在左索猛烈的攻击下终于使出兵刃——一把袖珍匕首!

显然裘一手已经没有办法凭借自己迅捷的身形将左索所有的攻击躲避,随身携带的匕首是裘一手唯一的兵刃,当然也是最适合裘一手的兵刃。

兵刃有个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但这是在寻常情况下,双方的本身力量势均力敌!

倘若有一方过于强大,那么短刃便会更加适合强者用来“杀人”!

因为短刃在同一时间造成的杀伤目标要比长刃多出太多!

呲!呲!

非常清脆的两声!

匕首在左索的身体上留下两道伤痕!

“就这能耐?结束了!”裘一手看准时机,袖珍匕首在裘一手的手中挽过,非常毒辣刁钻的割向左索的右手筋!

左索右手突然泄力,但依然紧紧抓着横刀没有放手。

眉头紧皱!忍者疼痛发起攻击!

裘一手此时有些欣赏眼前这个不要命的青年了,倘若加以时日定会比自己还要强大!

但他的未来也到此结束了,碰到了自己,还真是他倒霉!

放眼整个大陆,裘一手认为能够与自己比速度的还真没有几个!

就算有!也绝对不会是眼前的青年!

一道火焰扑向裘一手的身体,虽然这道火焰快、准!但却异常微弱,微弱到好比修习学徒般的力量。

裘一手只是随手一击,便将那道火焰格挡,甚至火焰爆炸所射出的残渣还没有裘一手的身形快!

只见火焰好像是撞到一面透明的墙体,凌空爆裂般!

地面上不断伸出的藤条根本比不上裘一手敏捷的步伐,有些藤条还没有来得及生长便被裘一手生生踩前土壤之中。

“雕虫小技!”裘一手鄙夷瞥了秦峥、易蓝、格雷一眼。

那三人趁机偷袭,并没有伤到裘一手一丝一毫。

见格雷率先扑了过来,那些剩余的8名盗贼同样冲了出来。

想要以多欺少!那些盗贼们可不答应!

“都退下!”裘一手冷声命令。

本来群情激昂的众盗贼顿时停了下来,看来老大今天想要活动活动了。

“我自己来!”左索见格雷加入战局,逞强的对格雷说道,示意格雷停止攻击。

格雷现在可没有功夫去照顾左索那微不足道的自负心!双手持骑士剑,剑走刀势!非常蛮横的攻击着裘一手各个要害位置。

秦峥双拳上的火焰在裘一手眼中看起来难免有些不堪,虽然烈焰不断向外燃烧着,但裘一手可是看得出来这是刚修习不久的修习者的元素力量。

至于那个躲的远远的,不停释放“缠绕”以图控制自己行动的易蓝,裘一手更加的不屑了。

如同龟速的种植速度,甚至释放的本身更加缓慢,裘一手认为易蓝肯定是一个半路出家的修习者。

除了左索,其它三人裘一手还真没有放在眼里,顶多是添了几个绿叶以衬托自己的鲜艳而已!

呲!

“太慢!”裘一手道。

格雷胸前随即出现一道血红的伤口!

“慢!慢!慢!”

随着

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她说话的时候,一道道能.量很自然带着一些若有若无的光点向他飞了过来,

  沈杰看她的神情明显就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引起的周围能量的.纷.扰。

  对于他这个达到过超.凡脱.俗境界的曾经的超级强者而言,

  实际上能够透.过空气中能量的变化,反推出功法的运行方式,

  但是这个催梦之术明显要比他以往学过的似风轻功甚至移花.接.玉都要复.杂的多,

  怎么可能仅凭一次近.距离的展示就学会,

  实际上在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里,他已经压.抑.不住那种强.烈到来的困意,

  连齐惠都不能想象,自己说话的催.眠效果会那么好。

  在这忽然之前,房间内.部的空间就好像镜面遇到了水.滴,一点一点的变的模糊起来,

  照齐惠看到这一幕那脸上惊.恐的都难以置信,

  当她看到自己的男.人也随着模糊好像纸.片一样被.撕.成一片片,

  又迅速被哪里来的火.焰给化.为了灰烬。

  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整个人都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她这个时候脑海里忽然间想起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她根本就无法接受现在发生的一切,整个人好像被.逼.疯.了一样双手捂.着头都抑.制不住那深.及心灵的疼.痛。

  ...

  这天奇惠刚从卫.健.所.下班回家,那.屁.股.上的.剧.痛.从她下午三点开始就一直压.抑在那里,

  以至于他这一路坐地铁回家,腿.都.疼.的受.不了了,只能一直站在地铁最靠后的那一个安全门前。

  当她走到家里的时候只有一个.欲.望,仰.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好好的思考一下人生。

  想到即将而来的舒.适,她拖着.残.躯.也要快点到冰.冷的卫.生间把热水器打开,

  又看了一眼这.乱.成一团的大.包小.包挤.满了整个家里。

  他就觉得无所谓了,就让它这个样子吧,等到我周末有空的时候再好好拾.掇拾.掇,

  或者,

  她想到了一个人。

  周文翔,这个.深.爱.着她.的男.人,正好趁着这会儿水刚.烧,

  她拨通了他的微信,“齐惠。”

  手机对面的男.人语言温和的说道。

  她听着他并不怎么标准的中.文,都已经听习惯了他的.嗓.音。

  “昨天不是刚搬过家吗?我发现家里现在.乱.哄.哄.的。”她说道。

  “我现在在网上给你找一个临时家.嫂,帮你收拾一下怎么样?我还在公司里边,晚上估计七点多应该能忙完。”电话对面的男.人说道。

  “好啊。”她也没有拒.绝,她当然希望他过来陪.自己,一起看个剧也好的。

  现在都快要到年.终了,她这一户转租的女.的昨天就已经坐上了回湖.北老家的高铁。

  齐惠这个时候反而羡.慕这些做淘宝店主的,一年忙个九个多月,早早的就回家享.受生活去了。

  她也想回家,尤其是每次上了一天班,到晚上累的要死的时候,

  医生跟她说:“最近一段时间肯定要好好休息的。你这么年轻能恢复过来。”

  她当时回道:“我一周上五天班。”

  这个年轻的男医生接着说道:“那你就买个腰.托吧。”

  短短十几秒,让她期待了一个晚上的解.除.病.痛.就这样瞧完了。

  她当时想跟他说:“我上班的时候真的.疼.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也是因为上班的时候那巨.大的.病.痛,让她每次下班的时候都特别强.烈的觉得如获新生,

  她每次跨.出办公室往回家的路上,同事们都发现她高兴的不得了,

  她几乎把她一个下午不说的话这个时候坐电梯下楼的这一会儿的功夫和同事都说完了。

  以前总担心时间过得太快,生活过的太舒.适了,就把时间都虚.度了。

  现在她特别羡慕那些已经工作了十几二十年的,

  再过个多少年功夫,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躺.在家里等.死.了。

  至少没有来自家里各种精.神和物质方面的.压.力。

但南宫平天资绝顶,不但诗词书“我情愿死’公孙屠大笑“我们

洗剑阁同门之间不分场合切磋,在场的人不管真情假意,纷纷出言赞赏。

秦晴月站定,一柄阔剑竟被他舞得像条出海狂龙一样,迅捷而灵敏。

“师弟,这一招剑荡三秋,小心了!”

秦晴月语毕,身法快如闪电,剑势若飘风急雨一般,化作三道剑光,直取郭东明上中下三路,周围数百人皆看不出三道剑光中的虚实。

这一招的名字,取时光流逝如梦似幻之意,本就是一实二虚,至于哪一剑为实并没有定数,这也是这招的精妙所在。这一招练至化境,在招式发出之后,也能做到虚实之间任意转换,令对手防不胜防,叫做虚实相生。

虽然和秦晴月是师兄弟,郭东明也同样练过这一招,但由于虚实无定,他也不能看出这招的路数。他脸色沉稳,不慌不忙,手中的精钢短剑倒竖,摆出同时硬接三道剑光的架势。

“不要命了!”

“这怎么挡得下来?”

“疯了!”

人群中一阵惊呼。

以一柄精钢短剑的剑脊去迎一柄二百来斤的阔剑,在众人眼里看来毫无疑问是螳臂当车,就算能挡下来,这柄短剑也势必受损。

一颗坚硬的顽石,一样害怕几十来斤的寻常铁锤。况且这阔剑的材质,看起来也并不是凡品,这无异于以己之短迎敌之长。

兵器也按灵玄圣分阶,二人手中的剑是上品灵器,谁又真舍得让自己兵器受损呢?尤其是他们这等爱剑之人。

郭东明当然不可能真的与之硬撼,在剑脊刚一触碰到阔剑钝刃的瞬间,撤去全身力道,整个人宛如海波中的水草一般借力跃起。

这一撤力,对于时机的把控要求特别高。如果慢了,那短剑势必受损,自身还要承受住阔剑巨大的冲击力;如果快了,那便无从借力跃起躲过这致命一击。

“师兄,这招是剑扫四荒!”

郭东明跃起之后,立马稳住身形,手中的精钢短剑快速划过,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的残影,带着下坠之势直斩而来。一寸短,一寸险,只要能欺身黏住秦晴月,阔剑大开大合的优势就将荡然无存。

“剑斩七星!”

秦晴月哪里会给郭东明近身的机会,阔剑冲天而起,瞬间划过七处关键点位,封死其剑势的同时,直斩郭东明腰腹。

在无力可借的情况下,一个人的身子再如何弯扭,腰腹所处的位置都难以改变,这也是秦晴月这一剑的杀机所在。

郭东明无力闪躲,但也没有选择与阔剑硬拼,因为这无异于以卵击石。他剑招一收,竟弃剑不用,左手抓住阔剑的钝刃,整个人绕着阔剑转了一圈,背贴阔剑剑脊滑下。

“厉害!”

“好胆!”

这一记兵行险着,在场众人一阵惊叹,李衍也不禁咋舌。

面对这样一剑,大多数人都会打消掉近身的想法,试图在阔剑上借力,拉开距离保证安全。这般灵活的变招以及过人的胆识,足以让人称道。

郭东明滑下之后,右手短剑一横,便要逼秦晴月就范。

秦晴月没有料到郭东明会使出这般古怪险招,但依然不慌不忙,右手阔剑脱手,使得郭东明失去平衡。然后秦晴月腿一发力,整个人背贴地面倒滑而出。

两人并没有分出胜负,但秦晴月阔剑脱手,并没有再胡搅蛮缠,豪爽一笑抱拳道:“师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一行人出发了。大家都很替庄心妍开心,但是只有庄心妍却感到有些紧张,这还是她离开庄家之后第一次回来。四辆车来到市中心的世纪广场的,这里是江州最大的一个商务区,高耸的写字楼鳞次栉比,庄家在这里有一栋非常气派的写字楼,叫做金鼎大厦。当庄心妍一行人到了大厦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口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门口迎接,至于庄家的人却一个也没看到,吕泽感到非常的诧异,看来这些庄家的人在心里根本不接受庄心......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全网抵制:您的电影不好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