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俄罗斯13一14处出血视频 >凤族大比

第937章 凤族大比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凤族大比》。

夏芸脸更红了,心中却又那么舒服,低着含羞说道:你也认得倜那些药本足够让你睡到明天早上的,可是再强的药力对你这个人

此时此刻,那一旁的慕容云海以及杨超凡,杨超越三个人都站在一旁,眼神直直的看着秦辉,尤其是那为首的杨超凡心中更是无比的愤怒。

那一瞬间杨超凡的身上更是散发出来的一种强大的杀意,好像下意识的就想要对秦辉出手,正在这的前面的人都已经取好钱了,排在他正前面的男子正津津有味的数着现金转头从柜员机出来。

而他进去贵宾室里面,那叫一个郁闷。

他进去贵宾室后,里面的人是热情款待,至尊式享受,可吴笑天肯定自己的个人信息泄露......

龙大神情严肃的说:“老大,下面就是我们要去的层了,下面开始就有土龙了。一般没有人在这里面打,一个地方不大,不能把人员扩张开来打。另外面的怪物太密集了,大多是蟒蛇和幼龙。”

陈渊疑惑的问:“幼龙和蟒蛇比,相差多少?”

“幼龙还差些。”

陈渊确定后,对龙大和几个女孩子说:“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先下去。然后可以进来的时候我喊你们进来。”

龙大皱了皱眉头,老大一个人能扛得住?以前都是大量的战士下去顶住站好位置,然后骑士进去,弓箭手进去开地方,最后法师进去打才行。只是素来不多话的他,这时候也沉默了,其实他也想看看陈渊的能力。

几个女孩子对他最放心了,就她们了解的刚刚那些蟒蛇要想随意破开陈渊的防,那是太难了。陈渊左手拿起火龙剑,又手举起众神之盾,走进传送门。

下来后,陈渊才明白龙大说的怪物密集到什么程度了。除了陈渊立足的地方,可以看到的地方全部是怪物,级的蟒蛇和级的幼龙。这龙可不是说的那个龙族一样,这就和恐龙差不多,爬在地上,连肉翅都没有。陈渊对着众多怪物都不用看,先把自己飞了起来,看到蟒蛇也攻击不到自己的时候,一个接着一个流星火雨放下去。

可级的怪物可是不吃素的,看到物理攻击打不到前面的敌人,漫天魔法对着陈渊飞了过来。满地的怪物对着陈渊放魔法,陈渊现在感觉自己连下面都看不清了,眼前全部都是火球,土球或者风刃。只是还好三个光明盾加众人之盾把所有的攻击全部挡在外面,陈渊只管攻击,不多久,传送门附近就被清理出来了。陈渊再清理一下的之后,然后就出来要龙大他们进去。

龙大不怀疑陈渊有没有清出多少地方出来,有点小地方了,自己再带人去扩开就行了。让人守在外面,然后带着其他人分批和陈渊进去,玲玲她们也跟着一起。陈渊进来看到刚刚清理掉的地方又有零星的幼龙刷新了,看来这怪物刷新太快了,难怪没人来这练级。看了幼龙属性的陈渊知道,幼龙攻击没那么强,但是生命和防御加了不少。

只是飞龙会的更加惊讶了,本以为陈渊能清出一小快地方就很不错了。现在居然清出足够站下人的空间,才刚刚一小会,从地上的装备就知道是刚刚清理掉的,要不还会以为本来就没刷出多少。龙大只有很短的时间停顿,马上安排人捡起地上的装备,然后组织人员开始进行清怪。留下人清理刷出来的怪物,其他人准备攻击幼龙。

一个幼龙就有好几个人那么大,飞龙会的首先战士站在前面挡在其他人和怪物中间,骑士在后面给大家加属性。一个弓箭手一个弓,射了过去,等幼龙过来刚刚靠近战士,几个弓箭手和法师一起攻击,骑士也跳起攻击过去,一回合干掉一个怪物。

玲玲她们也跃跃欲试,陈渊让守卫,保护她们,每人个。让她们只杀后面刷新的怪物,有这么好的保护,陈渊也放心。自己带着其余的守卫个守卫走向正在杀怪的龙大,说:“什么样的怪物爆梦幻腰带?”

龙大让别人接替自己的位置,然后走出来说:“一个比幼龙高大倍有余的怪物,全身土灰色。我们再清理进去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到了。”

本想和他们配合的陈渊,看到飞龙会的配合已经很好了,自己和他们差距也大了点。打这怪物实在没什么训练配合的技术含量在里面。毕竟他们本身就有级了,就算和蟒蛇单打,应该都不会输了,还是这样的群殴。

玲玲她们杀得非常兴起,舒家姐妹也穿着自己平时送的装备,并不比金级装备差,而张曼青和玲玲更是拿着梦幻套装。雪菊最讨人喜欢了,早就一身不错的装备,加上她们还带着朱雀羽毛,几个幼龙还是很好对付的,甚至她们比飞龙会的还强些。

慢慢的后面的地盘变大了。突然,龙大大喊:大家注意,土龙出现了。陈渊这时候才发现,一只土灰色大恐龙站在怪物堆里。陈渊问:“你们如何打土龙的?”

一个飞龙会的苦笑着说:“你看到这通道旁边有几个凹进去的地方吧,我们就靠人墙堵在外面,然后把让蟒蛇和幼龙攻击,法师和弓箭手攻击土龙。等土龙死后,我们前面的人也死得不少了。接着去把东西拣来就出去,不能让土龙近身攻击,它魔法不强,但是近身攻击非常厉害。几乎是被打到的人一定会飞出去。”

陈渊查看土龙的属性,土龙(级):生命攻击防御,魔法,强化皮肤,强化攻击,撞击,领导。难怪这家伙难打,这么高的防御和攻击,还有强化皮肤和攻击,那个打飞人的应该就是撞击的效果。领导不知道是什么效果。

陈渊走上去,对龙大说:“今天不要用你们那种打法了,它才级。先用我的守卫攻击看看。”

龙大指挥人防御还未打过的怪物堆,然后人待命,其他人继续清理刷新出来的怪物。陈渊让玲玲她们都别打了,让个战士守卫在附近守着,然后其他弓箭守卫把土龙引过来,这地方太小了,所以骑士的马都没放出来。

个弓箭手原地不动,步开外同时把弓射中土龙。接着土龙就轰轰的冲了过来,后面还带着不少的蟒蛇和幼龙。难怪其他人没办法打,一打它就带着其他怪物一起冲上来了。这应该就是领导的效果。

陈渊让魔法师自由攻击,战士挡在前面。由于地方限制,魔法师全部飘上空中。级对级那根本没得比,地方都不大,就一个方向,小怪物都没有办法靠近战士守卫。看着冲过来的土龙,正准备要战士守卫防御,啪的一声,土龙爆在战士守卫的前面。

陈渊看到这样的现象,干脆让守卫一起攻向怪物里面去,看得其他人是一阵惊讶和羡慕。那么难打的怪物就这样被他们干掉了。陈渊走上来拣东西并没有发现梦幻腰带,疑问的看向龙大。开始那个说话的人又说:“上次我们也没有爆出梦幻腰带,所以我们就再也没来了。”原来这个就是龙二,属于军师级的人物。

陈渊看着快速前进的守卫队伍,对他们说:“那干脆我们杀下去看看,今天一定要搞到腰带。”接着和守卫一起带着玲玲她们前进。玲玲她们来纯粹是为了图个热闹,好玩,路上不停的攻击各种怪物,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听着陈渊的话。

龙大让层的都下来,所有人不再清理后面的地方,一起向前跟在陈渊他们后面。龙二前去指挥飞龙会的人,龙大拿着中情局提供的地图找到下层的地方。

陈渊这次先下去,让守卫同时下去,据情报这里就级的怪物,级的守卫下来应该没问题的。果然是这样的,守卫很快清理了地方出来,龙二更是高兴的对陈渊说:“这次搞到了不少的金级装备,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缺少勋章,这里都有几套了。”也应该的,那么多小怪,级的那么多,出点级的金级装备没什么奇怪的。

这一层有不少的土龙,地方也大了不少,可以同时个左右的人一起杀进去。面对着级的守卫,怪物都没能怎么做怪就被清理进去了。害得龙二在想,以后不如就跟着他练级算了,这速度和坐火箭没什么区别。虽然守卫自己拿了大半的经验,但是就这速度清进去,飞龙会的也不错了,虽然没有那么夸张,比平时还是快多了。

飞龙会的现在就是个任务,清理后面一定距离的刷新怪物,还有就是拣装备和取材料,梦幻腰带也出了个。在要下层门口的时候,陈渊发现守卫的能量也在慢慢的补充了,让飞龙会清理周围的怪物,守卫恢复,他自己下层去看看。

到了这里才发现,这里已经没有看到蟒蛇了,到处是幼龙,而且土龙也非常的多。还有少量青色的龙,陈渊把属性一看,风龙:(级):生命攻击防御魔法,加速。各种风系魔法。看来这风龙速度非常的快了。

陈渊首先开打,才发现,这里的风龙速度还是很快的。不过在范围攻击下,效果还是很明显。传送门附近已经清理了不少。陈渊干脆直接来群体攻击流星火雨,虽然它们能躲开点,但是还是很多的土龙会在这上面挂掉的。清出一个不小的地方,然后上去。龙大也明白,为什么万事通每次谈起陈渊的时候,都大受刺激的喃喃自语:和那个变态的人没办法比。虽然自己可以兵至于前,而色不变。可是一天下来见这么多次,急匆匆地一路小跑跑到大门口,克里交代了几句后,便把东西交付给他,大家转身离开了。

走了没多远,陈岛圆子一把拽住两人,躲进了栅栏边上的灌木里。

“有血味。”圆子斩钉截铁的断言道:“刚才那人身上有血味。”

“会不会是因为今天做鸡鸭血汤?”克里很是不解。

“不对,不对,贵族谁家吃血制品这种东西。”圆子皱着眉头考虑到细节:“第一,他身上有血味。第二,他衣服明显大了一号。第三,他走路的姿势是练家子……最后,有杀气。”

被圆子这么一说,克里也有点慌了:“我们要不要找卫兵,或者回去报告学校?”算计了下怕是来不及,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先进去看看如何?”圆子这么建议,没等克里提出反对,便掏出匕首加热在栏杆上切割了一个洞。似乎圆子最近经过修炼,这附魔的熟练度是越来越高了。

栅栏给割断一下子掉了下来,被裂空稳稳地接住,自觉地放在了一边。圆子一个钻就窜了过去,裂空也紧随其后,留下克里在原地发呆……寻思着我们这是去送死:

“圆子啊,擅闯贵族府邸,要是被抓住就完了。”

“皇宫都闯过,贵族算个屁。”圆子开始大放厥词:“你知道为什么法律可以惩罚坏人吗?主要还是因为坏人被抓住了。”

“哦,这样啊……不,不是啊,主要是因为坏人做了坏事吧。不对,为什么你已经自说自话把我们定义为坏人了?”说话期间三人已经偷偷过了草坪,爬到了房子边上。

听了一会感觉好像里面没人,三个人便蹲在下面伸出脑袋偷窥了起来。暗暗的大厅,有点死气沉沉,似乎并没有人的样子。

这很不寻常,一般贵族家这佣人仆人可不少,怎么会如此安静。

圆子看了后,疑惑更深,轻轻地问:“对了,刚才那个人呢?”

有人轻轻地回答:“可能去后厨了。”

“那白天家里为什么那么空荡荡,连个佣人都没?”

“因为都辞退了。”

“那为什么主人都没?”

“大部分人都去上班了。”

“哦,你怎么知道那么……”

圆子突然感觉一股寒意,因为发现克里和裂空都在自己的右侧,而这声音明显是从左侧传来的。

身体蹲着没法动弹,头慢慢地努力地扭了90度,左边有个大伯,也蹲在地上,和她们一样探着头,看着里面。

“哇。”圆子被吓到了,失去了重心往后摔倒在地。头一回,裂空还没反应过来。克里已经往之前开口的那个洞一路狂奔,意图逃跑。

可还没跑到洞口,便被之前那个假管家拦住了去路,直接一记冲拳打在了小腹上,把他胃里的酸水都打了出来,倒在地上抽搐,动弹不得,这假管家的功夫很是了得。随后又把跑过来的其余两人干翻在地,干净利索,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片刻折腾后,三人跪坐在地上,焦躁不安,放在外面灌木丛里的小推车也给人搬了进来。管家模样的人搬了个椅子给那大伯,大伯掸了掸椅子上的灰坐了下来。

陈岛圆子仔细看,这大伯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布满了皱纹,还有几处伤疤,尤其是眼睛边上那个刀疤非常显眼,心想这大伯好生了得,居然刚才偷偷摸到我们背后也没人发现。

大伯开了口:“看你们的年龄,应该是学生是吧,为什么要偷闯我家呀。”

难道不是血洗贵族家的杀手……而是……

克里心想反正骗是骗不过的了,横竖都是死,一五一十便把缘由全都招了。

大伯听了后,很是开心,原来这些不是贼人而是关心自己的晚辈:“所以你们不是贼人,不过我家也没什么东西好偷了……哎。对了,一定很好奇为什么有血味?因为我们家今天做毛血旺。”

这血制品和下水,一般都是平民吃的食物,贵族很少染指,就算有些人有这类嗜好,也极少让外人知道。大伯继续解释着,官邸之所以空荡荡的,因为佣人都辞退了。而仅存的管家也没钱给他买新衣服,只能拿之前大号的制服改改,没法量身定做。至于家里其他人为什么不在家,因为经济状况并不宽裕,大部分族人不得不正儿八经地去上班,倒也给人造成了一种郎家特别求学上进的印象,在贵族中的风评十分好。

圆子听了后更是不解:“这堂堂的郎家,怎么会这样?”

大伯听了后,很是伤心:“小姑娘你是不知道,家里有个散财童子是什么滋味,我有个不孝的孩子,三天两头在外面闯祸,别人天天来我这里告状,赔钱都赔得手软。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买不起肉,只能买点猪血炖炖。前段时间那丫头还把王国竞技场给大肆破坏了,光是赔偿修缮费用就好几万金币。”

克里听到这里,脑海飘过个很不好的猜想……

大伯喋喋不休地继续说道,像是总算找到个人倾诉:“原本想给她安排了个人相亲,麻溜的结婚去。她说要对方能接她三招不死才能作为夫婿,好不容易有个凯子上当了,皇城的守护骑士,硬是抗了2发炎爆,1发龙破斩。”

现在就连裂空都听出这大伯讲的是谁了……

“本来都谈好今年要结婚了,结果前几天我安排她去皇宫,想着千载难逢的机会赶快安排了,结果这家伙带着三个小王八蛋和那个骑士搞了什么决斗,什么料理魔法铁树开花?还赢了说半年不能见面。”

“哦,就是我们那天的料理决斗啊!”裂空凭着超高的智力,终于猜到了大伯在说什么。

……

…………

………………

看着气氛有点不对,裂空又补充道:“他们两个也去了。”

“闭嘴啊,我谢谢你哦。”克里瞪了他一眼。

大伯听了后,慈祥地笑了:“没事的,没事的,不要在意,这事也不能怪你们。唉,等会王国的卫队就会过来,你们三个擅闯官邸,择日全部死刑。”

“师公,不要啊,师公。”克里哭的稀里哗啦的,切换成弱者模式,紧紧的抱住了大伯的大腿。想着校长教过自己点东西,这大伯勉强算师公也没什么问题,赶紧套近乎。

大伯叹了一口:“晚啦,晚啦。”

“不晚,不晚,师公,我们可以帮你啊。”

“哦?少年郎,你抬起头来。”大伯让克里抬起头,看着他涕泪横流的样子,觉得有点恶心:“你还是低下头去吧……你说说,有什么可以帮我的。”

这克里哪敢放弃这样的机会,和大伯交代了自己当场编的方案。

话说上次竞技场的学院比赛,被雷明搞砸了,但是这决赛还没有比。随便怎么说,过几周这决赛还是得补,而校长一定是会出席的。

虽然说兰斯答应了校长不再去主动找她,骑士是不会违背自己的誓言的,但是这被动的碰到可不违反骑士道啊。

大伯听到这里点了点头,很是欣赏。

克里继续盘算着他的计划,根据惯例,这场比赛的最后,校长要给优胜者颁奖,并且和优胜者的家属共进晚餐。只要我们赢了,就可以把这个共进晚餐的机会,让给兰斯了。

“但这兰斯和你非亲非故的,怎么就能算家属呢。”大伯摇了摇头

“不,从现在开始,兰斯永远是我大哥!”克里毅然地决定,现在就定了这门亲戚。

“我女婿是你大哥……女儿是你们师傅……这辈分有点乱啊……”

大伯站了起来,想了一想,又摇了摇头:“你刚才说的这些,有一个致命的漏洞。”

“什么漏洞?”

“就是你们必须要获得优胜,你可知道,这法学院藏龙卧虎,你们要获得优胜可不是简单的事。”

克里其实也考虑到这点,王虎老师之前作弊,帮他们分在弱鸡的上半组,这下半组实力如何,却是不知道的,但死马当活马医总比送去斩首要好的。

“你们三个跟我来。”大伯往后花园走去,示意三人跟上。

三人跪了半天,腿脚都麻了,嘎啦嘎啦地勉强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如同丧尸般拖着腿缓缓地跟在后面。

他悄悄走出去,走到院子,拾起边悠然笑道:我若是你,我是万只听当地一声暴响,半只鼎盖,回事?丁敖冷笑道:我正想问你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凤族大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