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美国队长3百度云 > 五毒教教主

第476章 五毒教教主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五毒教教主》。

胡铁花微微变色,沉声道:“我们走我们的,你走你的

江远特意去了叶知秋家里一趟,把拍卖佛像的钱和流拍的金簪一起交给了她。

叶知秋给江远倒了杯茶,略带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江远,没能亲自去你店里祝贺。”

“没关系,你这段时间待在家里才安全,”江远笑了笑,“龚平那边怎么样了?”

“来找过我一次,问了一些我大伯和二伯的事情,然后又匆匆走了,”叶知秋有些担忧道:“也不知道他需不需要帮助。”

江远点点头,笑着和叶知秋对视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要不我先走··”

“不然留下来吃晚饭吧?”

叶知秋有些脸红地看着江远:“我只是看天色有些晚了。”

江远没有拒绝,轻轻笑道:“盛情难却,我就不推辞了。”

很快,三菜一汤上了桌,江远正吃得开心呢,就听到门外响起喊声,下一秒,龚平就像是饿狼一样扑了进来,抢过江远的碗筷就往嘴里扒拉。

江远愣了愣,顿时哭笑不得,“我说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

“整整两天!”

龚平有气无力道:“我为了搜集证据,在金富陶瓷厂附近待了两天,一粒米都没吃,我都快饿死了。”

江远眉头一皱,“搜集什么证据?”

“金富陶瓷厂账目不实的证据,”龚平又端起一盘白菜,随口道:“我发现他们的账上资金存在很大问题,有一些钱并非是他们的营业所得。”

江远面色一喜:“查清楚了?”

“没有,”龚平得意一笑,“我不需要查个水落石出,只要能查到他们的账目有问题就行。”

“稍后我会去有关部门举报,到时候金富陶瓷厂会受到调查,他们账上的资金就会暂时冻结,那就是我们收购叶氏的时机。”

江远和叶知秋对视一眼,都没想到龚平胆子居然这么大,居然偷偷调查金富陶瓷厂。

“那你注意安全,”江远提醒道:“孙大彪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你一切小心。”

“知道了,把我的报酬准备好就行,”龚平又干了两碗米饭,风风火火地冲出了别墅。

片刻之后,江远也离开了叶知秋的别墅,开上货车回了长宁街。

本来江远说铺子里不用人守着,把门锁上便是。

但刘诗琪说,店里面东西贵重,还是要守着好,便提议自己住在店里。

江远想了想,也就同意了刘诗琪的提议,反正店里有小卧室,睡觉不成问题。

第二天,江远刚出门,就见朱伟店里的一个服务员骑着自行车在面前停下。

“江先生。”

“早上好啊,”江远笑了笑,“有什么事情吗?”

“有位叫陈忠的先生一大早就到了佳宝轩,说是您的朋友。”

“陈叔来了!”江远哈哈大笑,“我这就过去。”

佳宝轩。

陈忠看着博古架上的一件件瓷器,连连摇头,“粗糙,这哪儿算瓷器。”

朱伟有些无语,“这些都是古董,几百年的历史了。”

陈忠:“哦~”

哦?这个‘哦’是什么意思?

朱伟满头黑线,“兄弟你是觉得我这些瓷器不上档次?”

“你跟我上楼,我给你看一件元代青花。”

一听到元代青花,陈忠眼前一亮,“好啊。”

朱伟说的元青花,正是叶知秋卖给他的那件。

可陈忠看了,也只是失望地说了句‘还行’。

朱伟:“·····”

“陈叔!”

刚上楼的江远兴奋喊道:“可把你盼来了,令尊和婶子呢?”

“在车站等着呢。”

江远一拍脑门,“怪我,怪我,走,我这就去接他们。”

“不好意思了,这也没个手机啥的,联系不方便,我才让你到了之后先来朱老哥这里,毕竟离车站近嘛。”

“手机?那是什么东西?”

见陈忠和朱伟都看着自己,江远干笑两声,“嘴秃噜了,我也不知道说的啥。”

片刻之后,江远开货车带着陈忠到了汽车站,接上了他父亲和老婆就直接往江家村去了。

一路上又和陈忠一家说了江家村的详细情况。

“照你这么说,你们村子的确适合建陶瓷厂,”陈忠点点头,沉声道:“你要解决和市里那家陶瓷厂的矛盾,我不希望厂子被找麻烦。”

此时车子已经靠近了村子,工地也已经映入眼帘。

望着厂房上的一片青瓦啊,陈百任不由得感叹道:“好亲切啊,景德镇现在的厂房都在搞什么现代化,追求什么高效率,却不知道这四面透风的瓦房,才是最适合制瓷的。”

陈忠也满意地点了点头,“直接去工地上吧,我要看看厂房和场地。”

十分钟后,江远带着陈忠一家到了工地上。

村民们纷纷聚拢过来,双眼放光地盯着陈忠一家,他们几天前就听江远说请到了‘专家’,这几天一直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人给盼来了。

“乡亲们,让我们热烈欢迎陈忠先生一家来到江家村!”

“好笑吗?”路璇的话把以辰拉回了现实。

“我保证,最后一次。”

“态度很诚恳,告诉你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

以辰忽然有种云消雾散的幻觉:“这算是褒奖吗?”

路璇俏脸上浮现出玩味的笑容:“你说是就是呗。”

以辰隐隐感到不妙,双手不由地抱在了一起:“什么……秘密啊?能……不听吗?”

“观光车一般有两种,最高时速并非都是30公里,还可能是45公里。”路璇直接说了出来,“这台车恰好的最高时速恰好是……45公里。”

以辰木然,心凉了一大半,这哪里是幻觉?压根是错觉,自以为是的错觉!

他放在车座扶手的手下意识地抓紧:“你不会加速的,对吧?”

刚说完这个问题,以辰就后悔了,这就好比你和哑巴说话、向瞎子招手、朝聋子喊叫……多此一举,与跟别人说自己是个傻子没什么两样。

“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不等以辰说话,路璇骤然加速。

观光车经过短暂的一滞,猛地冲了出去。观光车在比较狭窄的路上疾驰而过,引来众多路人的目光,也留下了以辰接连不断的大喊。

“慢点啊!车车车!”

“岔路口!岔路口!”

“有人!前面有人!”

…………

新秀园西边,与停机坪区相隔不远的停车场。

巨大的白色弧顶建筑下是一片开阔的场地,划分出数百个间隔足够大的停车位,大部分的车位都停有车辆,全是私家车,豪车并不在少数。

一辆观光车驶来,在停车场边缘停下。

路璇把钥匙递给走来的工作人员,对坐在副驾驶上的以辰说:“不作死不会死。”

“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我是说绝不会再作死。”望着停放了数百辆私家车的偌大停车场,以辰问,“来停车场做什么?”

“墨尔本的面积并不比济南小很多,不开车你打算骑单车去吗?”路璇目光怪异地看他,“水土不服终于蔓延到头部了。”

以辰急忙辩解:“我知道我们是来开车的,我的意思是我们去哪儿?其实我也知道我们是去Toorak区……”

路璇双手抱胸,略歪着脑袋,饶有兴趣地瞧着如同傻子似的一边比划双手一边说个不停的以辰。

最终,以辰放弃了辩解,耷拉着脑袋,找话题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们要不要先吃个午饭?毕竟时间不早了。”

“说得很有道理。”路璇不徐不疾地点了下头,转身朝停车场里走去,“先开车。”

“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以辰一呆,心说你倒是给个明确的答复啊。

“吃饭也要开车!”路璇头也不回地说。

“出去吃啊,你直接说不就好了?我还以为在俱乐部简单吃一点就行呢。”反应过来的以辰连忙跟上,“我们去吃什么?澳洲都有什么特色菜,你给我讲——”

“闭嘴!”

几分钟后,一辆对路人目光有着巨大吸引力的跑车出了停车场,沿着莱斯特菲尔德湖旁那并不宽敞的道路向生态公园外驶去。

那是一台敞篷法拉利,全新一代LaFerrari Aperta,充分运用了空气动力学的流线型碳纤维车身是极具视觉冲击力的婴儿蓝,向下倾斜的尖鼻锥霸气十足,超低的发动机罩完美地突显出强健有力的车轮拱板,搭载了最先进的混合动力系统,使它无形之中具备了强悍的动力。

这显然是一台拥有超凡性能表现、极致空气动力效率以及绝佳操控性的超级跑车。

“纪念版马王。”以辰艳羡的眼神紧盯着采用了悬挂翼式外观设计的排挡座,同样是坐在副驾驶上,与刚才在观光车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特别定制的固定式座椅虽然并不舒适,但却能令人不由自主地热血沸腾。

“第三遍了。”路璇单手握着方向盘,语气充满了无奈和嫌弃。

以辰咳了咳,一本正经地说:“下面我来采访一下路老师,你很喜欢法拉利吗?”

“是喜欢法拉利中的拉法。”

“对,有着上百年历史的三大神车嘛,外观和性能肯定是其它款难以企及的,尤其是全新一代,配置都杠杠的。”

“这不是主要原因。”

“那请问,主要原因是什么?”

看了眼半举着手佯装拿话筒的以辰,路璇面无表情:“你是学生还是记者?”

“路老师,你有义务正面回答你的学生以辰作为临时记者所提出的问题。”

“因为反过来念一样。”

以辰摊开双手,表情浮夸:“这,这也能算原因?”

“有问题吗?”路璇美眸瞥他。

“没,没问题,路老师有性格,学生佩服。”感受到那突然冷下来的声音,以辰把头伸出车外,任由发型在风中凌乱,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面掌心大小的纯银盾牌,充满了骑士风采的幽灵图案神秘依旧,眉飞色舞地自得说,“路老师,问一下,你介意一辆去两辆回吗?”

“礼物原来是它。”

还有那句拨动无数少年心弦,触丁喜凌空翻身,一只手接住了霸

那男人可能自恃在赌场混迹多年,自问逞强斗狠不及我,但对赌却非常在行,便向我道:“这位朋友若不反对,我们可不玩押宝改以三粒骰子赌一口,未知意下如何?”

我暗骂一声老狐狸,故要用上三粒骰子,使难度大增,不过我过我更倾向于林笑笑想要独吞,所以便想要用同样的方法将艾茹君杀掉,结果钢丝没有绑紧,艾茹君直接摔了下去,然后这家伙打电话把那个一直追求自己的男人骗了过来,等那个男人留下脚印之后,她也就走人了!”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五毒教教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