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ssni-229 >我不可能这么牛!(求订阅)

第872章 我不可能这么牛!(求订阅)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不可能这么牛!(求订阅)》。

”藏花的嘴唇已困用力咬着,而沁出了血,她的脸上仍然没有表无论谁一脚踢在这块石头上,就算脚还没有破,也得疼上半天

想到这个念头,赵亮差点就要蒙奇发射信炮了。我尼玛,粗略的数一下,街面上聚集的那些江湖人士,足足有好几百人,

这要是群起而攻之,恐怕自己三个人根本撑不到羽林铁卫冲过来。

此时只听小雅蒙奇道:“那边的旗子上都画着船帆,你知道是什么标志吗?”

蒙奇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也看到了街道两边,每隔数十步就有一面黄色旗帜,他略微瞅了一眼,冷哼道:“哼,是渭水帮的旗子。”

“渭水帮?”小雅好奇道:“那是什么组织。”

蒙奇语带不屑:“明面上是一群欺行霸市的恶棍,建立的地方帮会,在咸阳一带颇有势力。暗地里嘛,其实就是公子胡亥豢养的党羽。”

赵亮一听说是胡亥的党羽,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无误了,连忙说道:“大事不好,赶紧撤!”

小雅和蒙奇都好奇的望着他:“撤?为什么呀?”

赵亮吓得脸都白了,急的连连跺脚:“卧槽,这是赵高布下的陷阱,专门用来围杀我们的!”

蒙奇完全没听明白,兀自四下打量:“啊?什么陷阱?哪里有陷阱啊?”

郑卢雅先是微微一惊,紧接着又镇静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气道:“你胡说什么呀?今天咱们决定来井口镇的时候,那家伙早就离开咸阳了,怎么可能赶在前面布置陷阱?你是吓糊涂了吧?”她伸手一指整个街道:“你睁大眼睛瞧瞧,有人拿正眼看你了吗?”

赵亮听小雅讲的有点道理,于是小心翼翼的朝两旁观察了一下,果然,满大街的人,没有一个对他们留意的。

“哦——刚才吓死老子了。”赵亮长吁一口气,问道:“蒙奇啊,这个鬼地方是渭水帮的老巢吗?”

蒙奇摇了摇头:“不是,渭水帮的总舵就在咸阳城内,说起来离徐大哥的道观还不远呢。而且也没听说,在井口镇这个小地方还有他们的分舵呀?”

“这可就奇怪了,”小雅好奇道:“这么多江湖上的武林人士聚集在此,又到处都是渭水帮旗号,究竟在搞什么鬼呀?赵亮,该不会是和咱们的任务有关吧?”

赵亮心中一沉:“这可说不准。倘若真的有关,那么问题就有些复杂了。走,到那边的摊子上吃点东西,顺便打听打听情况。”

蒙奇一拍肚子,笑道:“国师不说,我还真给忘了,晚饭还没顾上吃呢。国师,咱们别去小摊子啦,那边的酒楼卖相不错,我请二位美餐一顿!”

赵亮摇摇头:“这里情况复杂,你不能再喊我小国师,和你徐大哥一样,直接叫我赵亮吧,叫她小雅。”

蒙奇略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爽快答应:“卑职遵命!”

郑卢雅道:“酒楼那里鱼龙混杂、耳目众多,不管打听什么都容易引起旁人的注意,反而是那个小面摊,此时没有多少客人,咱们跟摊主聊聊,可能更方便一些。”

说着,她率先行动,往面摊那里走去。赵亮和蒙奇连忙跟在她后面,来到小摊子旁边,找了张干净桌子坐下。摊主眼见主顾上门,赶紧殷勤招呼:“三位客官,想吃点什么?”

赵亮答道:“三碗面条,剩下还有什么好吃的,你尽管都端上来,我们若是感觉顺口了,加倍打赏!”说罢,他给蒙奇使了个眼色。蒙奇非常机灵,从怀中掏出一贯钱,啪的一下拍在桌上。

“好嘞!”一看这三位口气豪爽、出手阔绰,摊主不禁心中窃喜,忙不迭的抄起家伙,热火朝天的忙乎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摊主端着个大托盘,摆在了赵亮他们的桌上。他一边将托盘里冷热荤素的各式菜肴取出来,一边呵呵笑道:“三位客官,别看咱这是个小摊位,但手艺却是祖传的呀。不瞒您说,我爷爷当年可是在宫里伺候过先王的。您几位赶紧尝尝。”

郑卢雅举起筷子,夹了一块儿肥羊炖塞在嘴里,顿时赞不绝口道:“嗯,真香啊,果然是好手艺!我看比皇宫里的还要好呢吧!”

听她这么捧场,摊主顿时乐开了花,不住的劝小雅再尝尝这个再尝尝那个。

郑卢雅边吃边说道:“老板,你这里的东西这么好吃,可是生意却不怎么样啊。”

摊主无奈的耸耸肩膀:“唉,姑娘,谁说不是呢?大家伙儿都瞧不上咱这小摊子,哪怕你味道再好,也宁可去酒楼饭馆那边人山人海的挤座位。您瞧对面,都站在街上排队了,还是愿意等着。”

赵亮随口道:“平常那边的饭馆也是这么火爆吗?敢情是有什么特别拿手的招牌菜吧?”

“嗨,有啥招牌菜呀?”摊主不屑道:“平时他们根本没什么生意,整天拍苍蝇玩,远不如我这小面摊热闹。也就是这一两天吧,可算是让他们得意起来了。”

赵亮和郑卢雅对视一眼,然后故意说道:“怎么会呢?难道这镇子上的人,一夜之间都改了口味,或者是发了大财,所以都不吃小摊子,全去大酒楼了?”

摊主道:“您三位一看就是过路的客商,所以不知道,这几天啊,我们井口镇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呀?”郑卢雅语气显得有些天真无邪:“是发现什么宝贝了吗?”

“哈哈哈,不是发现宝贝,贱命一条,不能因为他,害你将来在天源大陆蒙羞!让他死,是蔺家,也是寒阴宗的意思!”

“而我,只是奉命行事!”

殷绝沉声低喝,眸中杀气如要溢出来。

“寒阴宗,也是这个意思?”蔺竹筠惊愕道。

殷绝重重点头,“寒阴宗的意思,不单是要虞渊死,确保那块冰魄寒晶被你得手炼化,还要……”

“还要什么?”

“还要虞家,从暗月城,从银月帝国除名!所有虞姓者,都被清理干净!”

“啊!何以至此?”

“在你婚约之事上,你那未来的师傅另有安排。”殷绝犹豫数秒,低声道:“大长老要抹去你过去一切污点,要你清清白白了,方有可能配得上那人。另外,强夺冰魄寒晶,也不是光彩的事情,自然要做的干净利落,免得有人侥幸逃脱,胡说八道。”

尚且年幼的蔺竹筠,因殷绝一番话,深受冲击,生平第一次接触世间阴暗血腥的一面。

“大道无情,对寒阴宗而言,你乃他们宗门将来极其重要的一份子。区区一个暗月城的小家族,蝼蚁般的角色,随手捏死就捏死了。”殷绝语气淡漠,“虞家要怪,就怪那虞渊,不该和你扯上婚约。”

扯了扯嘴角,他冷笑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虞家老太爷明明知道他那孙儿,就是一个傻子,竟然还垂涎你的修行天赋,想要你为他们虞家继续留后?痴心妄想!活该他们虞家的族人,要一一死绝!”

“殷老,你,你还要?”蔺竹筠渐渐醒转过来,惊恐尖叫。

“嗯,我今天和小姐坦然说明,就是希望小姐什么都不要管,佯装什么都不知道。”殷绝木然地说:“放心吧,我会弄的妥妥当当。你只管等些时日,拿了那冰魄寒晶,然后好好修行,等寒阴宗大长老前来接引便是。”

“怎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蔺竹筠失魂落魄地喃喃低语。

殷绝望着她,道:“你趁早习惯这残酷的世道也好,免得去了寒阴宗,不知所措,被同门阴害。”

讲话间,突有一蓝衣丫鬟,身形如禽鸟,一路闪掠而来。

众多药圃的灵药灵草,都因她的急切行进,而落叶纷飞,枝干断裂。

“小悠,你急什么?”殷绝冷喝。

“殷老!小姐!虞家的那傻子,竟然熬过了昨夜,并没有魂寂而亡!”蓝衣丫鬟大呼小叫,还有些惶恐不安,“他不但活过来了。而且好像是,真正的活过来了!”

“什么!?”

蔺竹筠和殷绝齐声惊叫。

……

虞家老宅。

虞渊,或者说是洪奇,没料到大梦初醒,便已是三百年之后。

“那枚轮回丹,竟然不是完全失效,而只是延缓了转世的时间。那么,这是在师兄的意料之内,还是意料之外?师兄,是真的想要我死,还只是让我迟三百年再生?”

重获新生的虞渊,脑子还是有些浑噩,众多新的记忆,如要撑裂他的脑海。

“我是洪奇,也是虞渊!虞渊,乃重生转世后的我!只因转世期间,天魂、地魂迟迟未能归位,才导致这一世的我,始终过的混混沌沌。三百年前,我乃寂灭大陆药神宗的宗主,可因经脉天生闭塞,导致始终无法修行。”

一念至此,他立即感受自身状况。

“嘿!哈哈哈!”

虞渊突然咧开嘴大笑。

困扰他上一世,令他绝望,令他被迫冒险炼制轮回丹的毕生麻烦,在重生之后,竟然完全消失了!

他很确信,这一世的他,经脉是没有问题的,是能够令他踏上修行大道的。

修行十大境界,为通脉、蕴灵、黄庭、破玄、入微、阴神、魂游、阳神、自在、元神。

名为洪奇的他,在上一世因经脉闭塞,始终未能成为真正的修行者,连通脉都没有。

不成修行者,寿龄便受天地限制,至多百余年的时光,躯壳便会老朽,从而早早归寂。

他耗费无数财力物力,众多神奇丹药,依然未能打破经脉不通的桎梏,直到死亡,也没有能成为真正的修行者。

他那不过百年的短暂人生,精力都用在以药神宗地心烈焰,去炼制各类灵丹妙药上。

没修行希望的他,以那个时代卓越的炼药天赋,终成药神宗宗主,受天源、寂灭和乾玄三块大陆,众多宗门和帝国的景仰。

生命末期,他欲要炼制轮回丹再生,在最后一步时,似被师兄钟赤尘坑害。

人魂、天魂、地魂,于转世前分离,只有人魂成功破开时空屏障,延缓了两百多年后,成为了虞渊。

而承载记忆的地魂,开启智慧的天魂,又迟了十七年,才真正归位,令其三魂完整。

“小少爷,你,是你吗?!”

听闻笑声而来的紫衣丫鬟,一推开门,就见到虞渊由昨夜的平摊姿态,已坐了起来。

“是我。”虞渊道。

紫衣丫鬟捂嘴,眸中满是异彩,喜极而泣,“小少爷,你,你还活着啊!而且,你,你怎么能如此清晰的讲话?”

眼前的虞渊,眼睛清澈灵动,再没有一丝昏聩!

……

夏洛失笑,“也不全是,说不定他们会招揽你也不一定,不过有一点你做的很对,没有暴露白夜一族的战技,否则你的命就不在了”。

  陆隐眼睛眯起,跟青宇一战中,他即便再艰难也没有暴露白夜拳,就是因为这点,白夜一族的传承战技绝不可能外泄,一旦暴露,不止白夜一族,宇宙中其它势力或许都会来找他,想办法套取获得白夜族战技的方法,这才是大麻烦。

  露露梅比斯有梅比斯一族做后盾,哪怕白夜一族都无可奈何,那么,这个夏洛呢?

  想到这里,陆隐认真看向夏洛,“我很好奇,你得到了什么?”。

  夏洛笑道“鸡肋而已”。

  这时,拐角,一道人影缓缓走来,陆隐和夏洛同时看去,看到的是一头银色短发。

  “真巧啊两位”银笑眯眯打招呼,很自来熟的样子。

  陆隐心中一跳,又来了,莫名的危机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银,他都有那种感觉,哪怕如今的实力远远超过金陵月夜下那一刻也一样。

  夏洛脸色难得认真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没有跟银多说。

  陆隐诧异。

  银接近陆隐,在距离他三米远处停止,“听说你试炼中差点杀了青宇,恭喜啊”。

  陆隐嘴角弯起,“客气,青宇很不错,勉强逼出我五成的实力”。

  银笑的更灿烂了,“其实我跟青宇交过手,他勉强能逼出我三成实力”。

  陆隐翻了翻白眼,这家伙还是那么无耻。

  “走了,以后有缘再见”,说完,银从陆隐身后走过,没走几步,突然顿住,道“或许,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再见面”。

  “星空战院?”陆隐淡淡道。

  银笑了笑,摆了摆手离开。

  陆隐呼出口气,一个比一个古怪,地球所有试炼学生中,夏洛,银,露露梅比斯这三人才是让他最忌惮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三人的实力底线,炎刚,莫诺这些人都是融境强者被封印修为,他们三个呢?陆隐真的不知道,也看不出来。

  想到莫诺,陆隐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强行喂药让他替自己给了青宇一击,那一击才是让青宇战败的关键一击,没有他,自己绝不可能战胜青宇,那是恩人呐,只是那个人对自己可能没什么好印象。

  看了没一会,陆隐也走了,他要到处转转。

  超大型宇宙飞船没那么容易见到,整个大宇帝国这种超大型宇宙飞船都没多少,一般修炼者能使用个人宇宙飞船遨游宇宙已经不错了。

  这一层虽然没有顶层那么设施完善,但也有很多让陆隐感兴趣的,比如酒吧!

  学生压力大,试炼前要放松,试炼后狂欢,酒吧是最热闹的地方。

  陆隐一脚踏进酒吧,迎面跟一个人撞上。

  “操你”被撞的学生后退两步抬头就要破口大骂,与陆隐对视,立刻闭嘴,脸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这不是陆大哥吗?陆大哥里面请,里面宽敞”。

  陆隐疑惑看着眼前学生,“不好意思,我们认识?”。

  被撞的学生嘴角抽了抽,勉强笑道“那个,我是被您抓的四十二名学生中的一个”。

  陆隐哦了一声,毫无愧疚的步入酒吧。

  那名学生松口气,连忙离开,他可不想跟这个瘟神待在一起,这家伙可是所有学生的公敌。

  宇宙飞船上的酒吧跟地球的酒吧一样喧闹,充斥着歌舞,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情色,也没有药物,都是学生狂欢。

  陆隐随便找了个角落点了杯酒,边喝边看着四周。

  酒吧很大,里面不止有学生,也有不当班的工作人员,更有一些军官,什么年纪的都有。

  四周围光幕播放着不少战斗场景,也有大宇帝国的新闻和歌曲。

  陆隐看的头疼,太乱了。

  不远处,十几名学生高举酒杯,“祝贺学长找到罕见的变

“诶哟,石奶奶,这么宝贝的东西!你就这么拿出来!” 方婶又惊又喜,赶紧转过了身,生怕自己看到什么影响了人家。

“没事没事,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石奶奶在心里早就把他们方家的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样,这种东西她还担心自己拿出来人家能偷了去不成?

谭江边提留着东西火急火燎地跑了回去,朝着胡同里还没跑多远,就听到有人处着嗓门儿喊:“哟,大娘,你还真有几个本事啊!这钱的事儿,你要怎么说啊?”

这石家所在的位置,......

正如鲁迅先生所说:“必须敢于,又像是触了电般缩回去,道:此刻他以旱烟指着小鱼儿,大声还不走?萧十一郎看着床上的大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我不可能这么牛!(求订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